和朋友一起在虚拟空间中进行游戏、跳舞、观影、唱歌等社交活动

社交产品可以说是互联网进化历程中永不缺席的存在。

拨号上网时代就出现的 BBS,在整个 PC 时代占据着统治地位的 QQ,再到移动互联网语境下的微信和微博。中文互联网的每一次代际跃迁,都有着让人印象深刻的社交符号,承载了一代代年轻人的青春记忆。

坊间也由此流传着一个经验性的观点:社交产品常常是新风口的探测器,新的社交产品层出不穷,既是对技术革命的验证,也是对时代需求的检验,不断上演着新的想法、新的争夺和新的可能。

站在 " 下一代互联网 " 的酝酿期,似乎有必要讨论这样一个话题,即未来的社交产品将朝着什么样的方向演变?

01 所有的社交都始于 " 人设 "

作为 Blogger、Twitter 等社交产品的创始人,伊万 · 威廉姆斯在谈及产品理念时总结出了一个心得:" 研究一个人类的欲望,最好是千百年来始终存在的需求,然后用技术将达成这个欲望所需的步骤缩减。"

对中文互联网上的社交产品稍作盘点,威廉姆斯的观点同样适用。那些经过大浪淘沙的社交平台,无不解决了两个核心需求:一个是提供最基本的通讯能力,打通用户和用户间的关系链;另一个是帮助用户建立 Avatar,中文常常被翻译为 " 人设 ",旨在满足用户对自我形象和角色的设定。

过去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互联网社交正是在围绕这两个需求不断演变。

" 通讯 " 出现了文字、图片、语音到视频的进化,有着典型的技术性周期,每一次技术革命的到来都伴随着社交产品的爆发潮。就像 BBS 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和文字沟通划等号,QQ 和微信先后捧红了语音和视频聊天。

" 人设 " 衍生出了卡通头像、虚拟形象等多种玩法。如果说通讯功能满足了用户对沟通连接的苛求,主动和被动赋予的人设则解放了用户自我表达的欲望,并且为不同的社交平台提供了差异化的创新和发展空间。

比如在 BBS 时代,不同的论坛有着各自的卡通头像,mutaienterprisesltd.com,一些经典的头像至今都能掀起一波波回忆杀;腾讯借鉴 SayClub 的创意开发了 QQ 秀,让用户根据自己的喜好设定虚拟角色的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帮助腾讯打开了商业化大门;微信和微博看似缺少鲜明的虚拟形象,却将 " 人设 " 隐藏在了用户的日常行为中,用户的每一个头像、每一条状态、每一张照片都在塑造自己在社交网络中的 " 身份 "。

即使是在微信主导了熟人社交的格局下,仍然有很多创业者试图通过 Avatar 寻找垂直赛道的生存空间,绞尽脑汁为用户打造个性化的体验。2022 年以专属卡通形象走红的脸萌,2022 年凭借 3D 个性化人物蹿红的 ZEPETO,再到让用户以 3D 形象进行 " 派对社交 " 的 Vava,针对 Avatar 的创新已然成为社交产品出圈的重要筹码。

也就是说,社交产品的形态看似在不断变化,可底层逻辑始终都没有改变,即利用通讯和 Avatar 为用户创造社交需要的虚拟空间。在通讯技术拉不开差距的局面下,Avatar 所占的权重正越来越大,哪个产品基于 " 人设 " 构建的社交图谱越完善,对应的产品壁垒就越高,被用户青睐的机会也就越大。

02 数字时代的新 " 社交哲学 "

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曾在《乡土中国》中刻画了中国人的传统关系网:" 就像是投石入水的涟漪,一圈圈扩展,愈近愈密,愈远愈疏,形成差序格局。" 既是对传统关系网的概括,也是对当下社交行为的诠释。

传统的社交是靠血缘和地缘维系的,有着鲜明的层次感和确定性,但互联网在内的数字技术改变了人们的社交半径,不再局限于血缘和地缘,可以和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建立连接,对人际关系的性质产生了深远影响。古老的社交边界被打破后,人们越来越多地通过兴趣、身份等方式聚集。

其中的矛盾点在于,数字技术跨越时空的同时也 " 阉割 " 了情感连接和沟通效率。

在面对面的沟通中,人们所能传递的信息不只是语言,还有语气、表情、肢体动作、注意力等非语言信息,我们可以从这些非语言信息中准确感知到对方的情感。然而现阶段的文字、语音、视频等沟通方式,都无法传达面对面沟通的信息量,这些折损不仅制约了沟通的效率,还可能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解。

再加上中国人性格中的含蓄内敛,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Avatar 应用的广度和深度都远超海外的同类产品。和 QQ 同时期的 MSN,直到退出中国市场都未推出类似 QQ 秀的功能,用户选择头像的自由度也不及 QQ,注定无法讨中国用户的喜爱;和微信同期的 WhatsApp,至今在表情包方面都难以企及微信。

上一篇: 轮胎世界网获悉

下一篇:即使将之落入到民法范畴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