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围猎赌客:0.3元一条买信息,引诱赌徒再入场

  赌场围猎赌客:0.3元一条买信息,引诱赌徒再入场

  电话轰炸,充钱,引诱赌徒再入场;黑产买赌客信息“二次开发”;公安机关坚决打击网络赌博和信息买卖

赌场围猎赌客:0.3元一条买信息,引诱赌徒再入场

一个赌博交流群中发送的推广信息。

赌场围猎赌客:0.3元一条买信息,引诱赌徒再入场

受访者接到多个赌博网站打来的电话。

  戒赌一年,杨先生仍时常收到来自博彩网站的推广短信。“去年玩过,后面发现网络赌博是骗人的就没再玩了。”近日杨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

  杨先生的手机号,就在一位数据卖家提供给记者的测试数据之中。有黑产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这是赌博平台为了提高赌客黏性的惯用手法。黑产从业者还会购买一些其他博彩网站的数据进行“二次开发”。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博彩数据的买卖已有公司团队化运营。通过东南亚某博彩行业交流群,记者与石家庄一家公司业务员取得联系,其以每条0.3元的价格出售赌客信息,包含姓名、手机号、IP等。其称,数据系通过渗透技术从赌博网站后台直接提取。

  律师表示,博彩数据也属于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买卖存在巨大的刑事犯罪风险,切勿心存侥幸。公安部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网络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活动,公安机关在严厉打击的同时,坚决打击买卖公民个人信息源头等,铲除滋生此类犯罪的土壤。

  充钱、电话轰炸,赌博平台不轻易放过一个猎物

  10月16日,吃过晚饭后,一条短信引起在北京工作的魏肖(化名)的注意。记者从其出示的短信上看到,内容是一则为赌博网站引流的短信。为了躲避监管,短信中的百家乐等关键词均被以同音字代替。记者点击短信下方的链接发现,与其对应的赌博网站包含棋牌游戏、体育游戏、真人娱乐、彩票娱乐、捕鱼游戏等多个玩法。魏肖表示,自己曾经登过赌球平台。

  罗先生则是收到了微信上添加好友的申请,“添加之后一聊就发现,其实是赌博网站来拉人的。”罗先生回忆称,自己曾在棋牌网站上玩过几把,“可能是信息被赌博网站泄露了。有其他赌博网站也给我发信息,觉得我会是潜在‘客户’。”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接到过这种赌博引流短信的人并不在少数。

  “甭提了,不玩了以后经常收到网络赌博的推广短信。”杨先生叹了口气,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令他十分头疼。

  去年,在朋友的介绍下,杨先生迷上了网络赌博。据回忆,当时杨先生玩的游戏为时时彩。在投入1000多块钱全部输光后,杨先生认识到这是一个骗局,决定戒赌。“开始的时候(平台)会给个甜头,不过赢着赢着就开始输了。”杨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他甚至记不起来曾经热衷的博彩平台的名字。

  但,对于博彩平台来说,从来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一个猎物。

  为了继续引诱杨先生赌博,每隔一段时间,赌博网站便会给杨先生的网站账户内充值。“电话也是根本停不下来,过段时间又打,还不是一个号码打的。”杨先生说,从短信来看,有原来的赌博网站也有新网站发的,“宣称是已经给我的网站账户充值了。”

  “不断发短信或打电话给赌徒,往赌徒余额里面充钱,搞充值优惠活动等,引诱赌徒再次拿起筹码。”有接近黑产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网络赌博平台保持赌徒黏性的惯用手法。该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外,棋牌代理、赌博网站代理等黑产从业者还会购买一些其他赌博网站泄露的数据,用来‘二次开发’。”

  赌客信息被出售:0.3元一条,包含手机号

  杨先生的手机号,便出现在某论坛一位数据卖家霍飒(化名)发送给新京报记者的一份测试数据中。

  新京报记者在某网站论坛一则帖子中看到,“大量菠菜会员数据,懂行的来。”菠菜,即博彩的谐音。通过该帖子下方的联系方式,记者联系到了帖子发布者霍飒。

  “还剩四万条,打包五千。”霍飒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其给记者发来的测试数据显示,包含赌博网站账号名称、姓名、电话、邮箱、存取款记录以及IP。据记者统计,该份测试数据共包含数据63条。据霍飒介绍,数据均为其从赌博网站后台直接导出。

  “数据没有被洗过。”霍飒强调。“洗”,这个字眼在博彩数据买卖中有其他含义。“没有洗过”意思是这部分数据是第一次售卖,也就是未曾被其他赌博网站转化过。

  “洗过了就没啥价值了,因为能转化成充值的已经转化过了。”上述接近黑产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通过测试数据显示的手机号,新京报记者与杨先生取得了联系。虽时隔一年,杨先生仍时常被各种赌博电话和信息骚扰。

上一篇:网页游戏第一名 2678绝世仙王sf一本万利验理财乐趣

下一篇:知名配资公司综合实力排行榜前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