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很惭愧,虽说我出生在上世纪 90 年代,小时候家里有一台不知是山寨还是正货的 MD,却没有经历过 PS 和 SS 世代,所以当年在这些主机上叱咤风云的游戏,我到了 04 年左右接触游戏杂志才渐渐得以了解。

  第一次听说《格兰蒂亚》这个名字的时间已经无从考据,但真正了解它还是通过《游小说》中刊载的《格兰蒂亚》官方小说。由于是月刊形式连载,当时也就草草看了个开头,并没有记住剧情。反倒是游戏封面中绿发姑娘看似面容姣好,实际上连胳膊都不知去向的扭曲动作成为了我对《格兰蒂亚》唯二的回忆 —— 另一个回忆是当时游戏的发行目标:对标《最终幻想7》。

  

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虽然有各种模拟器和中文 Rom 可以选择,但这么多年来,《格兰蒂亚》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远古时期”的 JRPG。我本身就不是一个狂热的 JRPG 粉丝,没有那种「我要补完」的迫切需求,顶多是出新玩新,毕竟没有那么多时间分配给十年高龄,画面简陋的老游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更喜欢在日常使用的主机上来玩游戏,不愿意折腾旧机器只为体验原汁原味。

  好巧不巧,就在 9 月的一天,村长和我聊天提到他想买海外发行商 LRG 推出的限量实体版,但是某宝价格太贵让刚当上奶爸的他考虑再三时,亚克系统亚洲分店(Arc System Works Asia Branch)闪电官宣将在亚洲地区推出 Switch 的《格兰蒂亚 HD合集》,而且是包含了简繁中文字幕的数字 + 实体版本。

  

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新闻一经报道,VG 网站下的评论区都沸腾了,一百多条评论中出现大量的老玩家,再次证明了当年《格兰蒂亚》系列的火热。虽然这不是系列的第一次中文化,但要知道,亚洲实体版是全球唯一一个非限量发行的的《格兰蒂亚 HD合集》,还同时包含了中日英多国字幕。

  正是由于《格兰蒂亚》的高人气和中文化的吸引力,实体版在价格并不实惠(388 港币,对于 HD 游戏来说真不便宜了)的情况下,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台湾游戏网站巴哈姆特的商城中,本作获得了 10.3 ~ 10.9 这一周商城实体销售榜的第一名,力压《密特罗德 生存恐惧》和《审判之逝 湮灭的记忆》。

  

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而 MC 销量亚洲板块也显示《格兰蒂亚 HD合集》夺得 9 月 27 日 ~ 10 月 3 日台湾地区周销量榜的冠军,中文地区的老玩家购买实力依旧不容小觑。甚至由于销量远远超出预期,ARC AB 制作的首发特典因为准备不足,不能向全部预购实体版的玩家提供,某宝和某鱼店铺中特典的价格水涨船高,包含特典的实体版价格甚至一时都突破了 500 块……

  

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发售已有 20 多年的老游戏,仅仅是加了个中文,画质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增强的情况下,能取得这样傲人的成绩,让我颇感意外。承载着对《格兰蒂亚》的模糊记忆,最近几天终于拿到特典版游戏的我得以亲自感受。

  

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前面提到过我不算一个真正的 JRPG 粉丝,正经接触 JRPG 也是从 PS3 时代才开始的,这导致我对 JRPG 剧情的印象更多是「主角背负了某种罪恶或是负担」,最近的《破晓传说》,开场所有人殊死搏斗的桥段难免让我的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后期疯狂发糖另说);《最终幻想7》,主角团就没一个算得上出淤泥而不染,一点心理问题没有的「正常人」,一上来就当恐怖分子炸魔晄炉;就算是《女神异闻录5》这样够青春时尚的游戏,主角也得是被冤枉按上罪名来到新的地方开始生活,看得我极其憋屈。

  

2021年都快结束了,我却开始玩20多年前的老游戏

上一篇:互联网学问:lol游戏直播主机配置需求 lol游戏直播主机网速要求

下一篇:施琅3.5亿通过JD.COM司法拍卖获得3处成都金堂*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