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扬:​流氓性格的喜剧

石钟扬:​流氓性格的喜剧——论西门庆(一)

2021-11-09 11:07 来源: 金学界公众号

原标题:石钟扬:​流氓性格的喜剧——论西门庆(一)

中国的流氓源远流长。

鲁迅在《流氓的变迁》中上溯到孔墨那里,朱大可在《流氓的精神分析》(《钟山》1994年第6期)中下述及洪秀全。

可见中国的流氓有过庞大的家族与辉煌的历史。在鲁迅的笔下,流氓是盗侠的末流。

他说:“为盗要被官兵所打,捕盗也要被强盗所打,要十分安全的侠客,是觉得都不妥当的,于是有流氓。”

朱大可将“丧地者”、“丧国者”、“丧本者”统称为流氓。

把对流氓的分解,升华为对中国民族或一性格侧面的精神分析,是从鲁迅到朱大可几代知识分子的共同意向。

流氓从词义上讲,原指无业游民,后指不务正业、为非作歹的人。

从鲁迅到朱大可都是从它的原义出发,走向对社会现象尤其是精神现象的分析。

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却无视或忽视了在中国文学史上一个最典型的流氓形象——西门庆。

鲁迅说:“现在的小说,还没有写出这一种典型的书,惟(九尾龟)中的章秋谷,以为他给妓女吃苦,是因为她要敲人们竹杠,所以给以惩罚之类的叙述,约略

近之。由现状再降下去,大概这一流人物将成为文艺书中的主角了。”

每读至此,我都惊讶鲁迅竟如此准确地预见了尔后的“痞子文学”(以痞子为主角的文学);又为他未论及《金瓶梅》中的西门庆而深表遗憾。

学者 朱大可

何物西门庆?

西门庆乃一个全景型的流氓。其为市井细民时,就是个横行里巷的流氓团伙的首领;

经商时是个坑害同行、偷税漏税的不法商贩;

从政时是个行贿受贿、贪赃枉法的官僚;

即使是居家,嫖娼以至在床第,他也是个无恶不作的流氓。

也就是说他的行为方式,他的思维方式,他的举止装扮,他的语言谈吐,他的生活方方面面,无不充斥、弥漫着浓烈的流氓习气、流氓作风、流氓气派。

塑造出这么个流氓的典型形象,是《金瓶梅》对中国文学史乃至文化史的重大贡献。

因为有他就能透视出古今一切流氓的灵魂与身影;因为舍此,在中国文学史上或许就再也找不到如此形象、如此生动、如此典型的流氓。

即使是后世蓬勃发展的“痞子文学”中的英雄豪杰,在这位先驱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

因而要对中国民族或一性格侧面进行精神分析,就没有理由不去解剖西门庆这个名角了。

(一)流氓的狂欢

《金瓶梅》的精彩处,还不在于写了一个全景型的流氓,而在于写了一个流氓的发迹变泰的历史,一个流氓全方位的狂欢,一个流氓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

的英雄气概。

西门庆原是个破落商人的独生子,论家产“算不得十分富贵”,论家势是“父母双亡,兄弟俱无”,论智能除了游戏技能(惹草招风、拳棒、赌博、双陆、象

棋、抹牌、道宇,无所不晓)外,实则“不甚读书”。

按理讲他在地方的能量是有限的,但“只为这西门庆生来秉性刚,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就是那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他也有门路与他们浸

润,所以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因而满县人都惧怕他。

西门庆“结识的朋友,也都是些帮闲抹嘴,不守本分的人”,在他结拜的十兄弟中,论年资与口才,他不及应伯爵;

论出身与心计,他未必及吴典恩;

论富贵,他似不及花子虚。

但因“西门庆有钱,又撒漫肯使”,就在这流氓团伙中成了呼风唤雨的领袖人物,用应伯爵的话说:“大官人有威有德,众兄弟都服你。”(第一回)

西门庆是个混蛋,但不是笨蛋。

在商场,论经营,他不及韩道国;

论算计,他不及陈敬济;

论采办,他不及来旺儿,但他有办法将这些人才招揽过来为他所用。

同时,他善于使用各种手段,了解商品信息;

他既亲自主管,又善雇工贸易;既能垄断货源,又善分股经营;

既有设店经营,又有长途贩运。

这样,不仅使原在他父亲手中跌落了的生药铺起死回生,他在五六年间还增开了缎子铺、绸绢铺、绒线铺、解当铺,加上走标船、贩盐引、纳香蜡、放高利

贷等,真是财源滚滚来。

转眼由一个破落户成为富压一方的暴发户(除楼堂馆阁等不动产以外他还拥有近十万两白银的资本)。

上一篇:武侠游戏如何和刚认识情缘交流?一梦江湖玩家:学会了,三个字

下一篇:狂揽200亿后,中国最搞笑的男人,却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