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人厌恶的妙玉,凭什么位列“金陵十二钗”第五名?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中,名气最高的要数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贾探春、史湘云,这些女子虽然褒贬不一,但最终评价是一致的,但就是褒大于贬,可要是说十二钗中哪个女子最让人厌恶,那么读者可能会异口同声地说出一个名字——妙玉!

  

  妙玉在金陵十二钗中排名第五,可见其才气、相貌、品格绝非凡品,当是一流人物,可令人咋舌的是,妙玉却一直被评为金陵十二钗中最让人厌恶的女子。第五十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中,一向以“菩萨”自居的李纨也公然发表了对妙玉的厌恶态度: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

  妙玉究竟为何得罪了大家?无非就是因为妙玉太过清高孤傲,而且虽然身在佛门,却心系红尘,跟贾宝玉为友;还有就是妙玉对刘姥姥的态度,在栊翠庵品茶一回,她对贾母悉心照顾,却拒绝接收刘姥姥用过的杯子,并直言:这杯子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她!

  在这些种种行为之下,读者实在难以喜欢上这个嚣张的女子。妙玉的红楼梦曲《世难容》中写道: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早在百年之前,曹公就已经预料到了世人会看不惯妙玉的性情,所以在曲子中已经替妙玉做了辩白,如果光看表象,实在难以喜欢上妙玉这个人物,我们今天就深入来分析下妙玉的真性情,看看她位列金陵十二钗第五名是不是名副其实。

  

  在本文开头,笔者提到过李纨对妙玉的看法,此情节具体在第五十回“宝玉索梅”:

  李纨笑道:“也没有社社担待你的。又说韵险了,又整误了,又不会联句了。今日必得罚你。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花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如今就罚你去取一支来。”——第五十回

  李纨孤儿寡母,在大观园内一直谨小慎微地生活,可却敢当中说出“可厌妙玉”四字,可见众人皆不喜妙玉,这已成为共识,所以李纨才可以放肆表达自己对妙玉的厌恶。李纨不敢前去栊翠庵索梅,担心妙玉性情怪癖,且个性高傲,万一去闹个“热脸贴冷屁股”岂不尴尬?但是实际上,妙玉是如何对待“索梅”一事的呢?

  宝玉笑向宝钗、黛玉等道:“我才又到了栊翠庵,妙玉送你们每人一枝梅花,我已经打发人送去了。”众人都笑说:“多谢你费心。”——第五十回

  

  妙玉实际并没有李纨与众人想象的那般小气,她从妙玉口中得知众人都喜欢梅花之后,便每人赠送一枝,可叹的是,送梅之人是妙玉,众人听完感谢的却是宝玉,误以为是宝玉替她们要来的梅花,此可看出世人对妙玉的误解根深蒂固。李纨厌恶妙玉,而妙玉是如何看待李纨的呢?

  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林黛玉、史湘云偶遇妙玉,于是三人乘兴作诗,期间妙玉曾为黛、湘续诗,很巧合的是,妙玉的诗中恰恰就提到了自己居住的栊翠庵和李纨居住的稻香村:

  钟鸣栊翠庵,鸡唱稻香村。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

  从之前李纨对妙玉的厌恶言语来看,我们会怀疑是否妙玉曾对李纨出言不逊,或者两人有过过节,导致李纨对妙玉印象不好。可从这四句诗看来,李纨对妙玉心怀耿介,可妙玉对李纨却是平常心对待,若是两人有过节,且妙玉心胸狭窄,必定对李纨以及稻香村厌恶无比,如何会在自己的诗中写进“稻香村”三字?

  

  如果说之前李纨“索梅”是怕热脸贴了妙玉的冷屁股只是自己的臆想,那么妙玉此时的诗句,才是真的热脸贴了李纨的冷屁股。

  再说妙玉对贾母和刘姥姥两人态度迥异的原因,妙玉厌弃的不是刘姥姥的脏,而是刘姥姥的俗气,一杯顶好的“老君眉”,到了刘姥姥口中却成了解渴的蠢物,妙玉岂能看得上刘姥姥?其次,妙玉对贾母也丝毫没有表现出谄媚之态,尽管贾母是贾府的最高领导人,可在妙玉眼中,她只是一个前来喝茶的老太太,这一点可从妙玉送贾母出门的态度可见:

  交代明白,贾母已经要出去。妙玉亦不甚留下,送出山门,回身便将门闭了。不在话下。——第四十一回

上一篇:好听个性的英文游戏名字

下一篇:上海五大古典园林之一,嘉定古镇的代表景点,游客:名字太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