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这个古老村落所触动

    一批以画家、雕塑家、摄影家、建筑师、设计师及策展人为代表的艺术家正成为乡村建设的规划者和实施者,他们或帮助村民开展艺术创作,将扶贫与扶智相结合;或以艺术的方式改善村容村貌,助力美丽乡村建设; 或以文化创意推动农村手工艺走出大山

  在2022年上映的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中的《神笔马亮》一节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沈腾扮演的画家马亮放弃去俄罗斯留学机会,选择去茴香村扶贫。不想该决定遭到妻子秋霞的反对。马亮决定背着妻子偷偷下乡扶贫,他将自己的艺术才华和乡村发展结合在一起,将一个偏远农村打造成世外桃源,吸引了大批游客,让一穷二白的茴香村脱贫致富。
  这是发生在电影里的剧情,但艺术介入乡村,艺术为乡村振兴赋能的现实案例却并不少见。近年来,一批以画家、雕塑家、摄影家、建筑师、设计师及策展人为代表的现代艺术家正成为乡村建设的规划者和实施者,他们以艺术激活乡村文化、推动村落复兴、重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而探索乡村振兴、城乡融合、村落保护与发展的多种可能性。

  半村烟火半村丹青 成就国际艺术村
  在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鹤盛镇,有个充满艺术气息的传奇小山村,它叫上日川村。一条始于山间晨雾的箬溪穿村而过,electronicadehonduras.com,静静地淌过一片片农田;这里的“艺术家菜园”里,一茬茬菜苗被种进泥土里,等待茁壮成长,不少苗圃已被来访艺术家认领,挂上了艺术家的“专属签名”……
  如今这个声名鹊起的“网红村”,在2022年前,还只是一个偏远的落后山村。2022年,借着家中老宅改造的契机,“80后”画家、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博士后周建朋回到家乡,带着对推动农村发展的思考,他把自家农房改成了一间民宿,原本打算为游客提供书画欣赏、接待休憩等服务,不想却在艺术家群体中引起关注,吸引了北京的艺术家来此写生创作。
  以此为开端,艺术日渐深入地介入了上日川村的发展。2022年,一场名为“永嘉论道”的学术探讨活动在这里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专家学者和艺术家会聚于此,屋内国际研讨会,屋外牛羊经过,成为一道别样的风景。
  在“永嘉论道”之后,上日川村又相继举办了“当巴黎遇上温州——中法艺术家写生与展览”“当伦敦遇上温州——中英艺术家云上对话”,艺术家们实地创作的作品在全球各地展出,向世界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乡村。
  声名远播之下,美院师生、艺术家、学者、乡村游爱好者纷至沓来。上日川村于是启动“箬溪国际艺术村”建设,在村集体的支持下,开启了第一轮改造,把祠堂改成书法馆、将菜地改成艺术家菜园、将农民房改成酒吧……上日川村也成为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温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等院校的写生基地。
  如今,上日川村已成功改造民宿、酒吧、茶室共20家,能够在同一时间段内提供一百多张床位。与此同时,艺术也日渐走入村民们的生活。村里新增美术馆、图书馆、艺术家宿舍,文化气息愈发浓厚,每年还会举办公益夏令营,请艺术家们免费教孩子们画画。
  在周建朋看来,艺术作为文化的一部分,它的植入能为乡村带来质的改变,从经济的发展、文化的注入,还有村民美学素养、精神文明的提升,这就是“艺术+乡村”的概念。
  “‘艺术+乡村’1.0版是我们初步的尝试,带动乡村基本的发展。2.0版我们开始探索产业化发展,用艺术来改造各自的家乡,目前村里正接受油画、漆画定制,几位学生将进驻村庄开始油画和漆画创作。”周建朋说。
  村中以箬溪为带,打造“半村烟火半村丹青”的文化艺术区和美食餐饮区; 在原先箬溪画廊、书法馆的基础上,继续打造乡村图书馆、美术馆和艺术家宿舍楼……目前,“箬溪国际艺术村”的规划蓝图已敲定,一系列建设正紧锣密鼓地展开。

  让现代艺术融入乡土文化肌理
  渠岩是当代艺术家,广东工业大学城乡艺术建设研究所所长,从山西和顺的许村到广东顺德的青田,他带领团队开展了长达十余年、跨越南北地域的乡村实践。
  许村位于山西省晋中市和顺县,1986年的电影《老井》曾经在这里取景拍摄。由于地理位置相对闭塞,许村得以保留了较为完整的“明清一条街”。
  2007年,渠岩第一次来到许村,被这个古老村落所触动,萌生了以艺术改造村落的想法。他在许村建成了“渠岩工作室”,构思出“许村计划”,其中包括“许村宣言”“许村艺术公社”“许村论坛”以及“许村国际艺术节”双年展等一系列艺术介入行动。
  2011年,第一届“许村国际艺术节”吸引了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丹麦、澳大利亚、波兰、捷克及国内的艺术家驻村创作,每人留下两幅作品作为许村的永久收藏。
  除了主题展览、艺术助学活动以外,每一届“许村国际艺术节”还包括了英文、美术、舞蹈、戏剧和艺术家驻地计划,渠岩借助个人力量向当地政府申请了500万元的资金夯实当地的基础建设,和村民们一起重新恢复了中断了近70年的“打铁花”等民俗节庆活动。通过他的艺术介入,许村已经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山村,变成了一座国际知名的艺术乡村。
  如果说,渠岩的“许村计划”是从“艺术”入手,寻找乡村文明原码。那么他在广东顺德青田的探索则是接续“文脉”传统,构建乡村文明社会。
  青田是一座有500年历史的老村落,远离城市的喧嚣、旅游开发和商业浸染,保留了原生态的乡村文明和环境。
  从2022年起,渠岩带领着团队在青田进行艺术乡村建设,他发动当地各方力量,对当地的宗祠、寺庙、古宅等进行了完好的保留,恢复了濒临消失的“桑基鱼塘”这样的传统生态养殖方式,还让广东佛山村庄中独具特色的“烧番塔”“赛龙舟”“成人礼”等活动唤回村民的生活中,让乡村的文明重新焕发生机。“青田范式”不仅受到了当地村民的欢迎,也吸引了各路艺术团体纷纷在青田开展实验性前卫表演,让村庄获得了新生机。
  “在推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需要重塑对乡村价值的判断标准,尤其不能简单地用建筑文物或遗产为标准衡量乡村价值。”在渠岩看来,乡村振兴不是简单地进行乡村旅游开发,或者一刀切地去发展某个产业、聚焦某个项目,而应尊重村民的意愿,顺应当地的情况,挖掘当地的特色,推动乡村振兴。

  文艺展览对接城乡物质与精神需求
  从驻地、委托创作到空间生产,从触发对话、组织文化活动到联结社群,艺术策展人、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左靖及其团队在城乡之间开展的各项实践已满10年。在安徽碧山,他创办了致力于民间百工复兴的碧山工销社;在贵州茅贡,他提出“乡镇建设”的概念,以及“空间生产”“文化生产”和“产品生产”3个实施步骤; 在云南景迈山,作为景迈山古茶林申遗工作的分支,他带领团队对景迈山上的传统村落进行地方性知识的梳理、空间设计改造,以及出版和展览等工作。
  策展则是推动左靖由艺术赋能乡村振兴工作的主要手段之一。以近两年探索与实践的工作重点河南修武县大南坡村项目为例,其工作内容为整村的发展规划、文化资源的导入、乡土文化的发掘等,包括策划以县域为范围的“乡村考现学:修武的山川、物产、工艺和风度”展览。展览涵盖了“地方性”所蕴藏的各个有机部分。
  在“山川”单元,邀请了四位摄影艺术家进行在地创作,使诗、画、影三者所创造的意象,在云台山高远清润的墨色之中流变。在“作物”单元,梳理了小麦种植与河南麦面的历史,通过“麦面之路”探讨在地与亚洲、世界的关系。在“工艺”单元的绞胎瓷部分,通过专门设计的茶室空间和陈设,呈现了绞胎瓷工艺和美学在当代的最新发展。“风度”单元,是以木刻和木刻动画的视觉形式,使“竹林七贤”这一中国文学与图像精神中的重要意象在当代有了全新的表达。
  除了把属于城市的展览、书店、民宿、工作坊、店铺等文创形式带到乡村,左靖还擅长将有价值的乡村文化输出到城市,再将城市资源吸引到乡村。2022年和2022年的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左靖的黟县百工、茅贡计划和碧山工销社被邀请参展。“红地起乌衣:红粬主题展”“景迈山”“大南坡”也从当地村落走出去,在深圳、西安、成都、北京和上海展出。城市和乡村的文化就这样被串联在了一起。

  利用艺术空间展现乡村生产工艺
  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在乡村肌理的“毛细血管”之间,还是在村、镇行政区域的中枢节点等部位,建筑师的实践都深入到了乡村经济与文化发展的方方面面。其中,建筑师徐甜甜在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樟溪乡兴村的实践被人们津津乐道。
  红糖是兴村的重要产业,每年的深秋季节,甘蔗收割下来,被熬制成浓稠的红糖香气弥漫整个村落。但是过去的红糖工厂是以家庭作坊的形式存在,不仅卫生条件不好,还构成村里的火灾隐患。
  2022年,徐甜甜及其团队开启了对当地红糖工厂的改造工作。新建成的“红糖工坊”建筑体分为南北两部分:由红砖围合的北侧与甘蔗地相邻,用来堆放甘蔗和作为后勤服务;南侧的视线朝向村庄与田野,成为开放的红糖生产展示区。
  红糖工坊投入使用后,不仅改善了传统小作坊式脏、乱、差的生产条件,使传统红糖加工走向产业化加工的道路,建筑本身还成为了兴村的公共文化场所,已经举办多场木偶戏演出及体验传承活动,展现和丰富了乡村文化。在2022年11月的兴村开糖节上,节日当日就吸引了5000余人次游客,销售红糖5000多公斤。

  艺术乡村建设潜力无限
  近日,文化和旅游部等六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推动文化产业赋能乡村振兴的意见》,特别强调了重点领域赋能乡村振兴的要点,明确了创意设计、演出产业、音乐产业、美术产业、手工艺、数字文化、其他文化产业、文旅融合等8个文化产业赋能乡村振兴重点领域,从中不难感受到,艺术振兴乡村建设具有很大的操作空间和可能性。
  全国乡村振兴设计专家刘东峰表示,在乡村振兴的实施过程中,艺术是一种对资源依赖程度极低的赋能方式,艺术赋能不仅体现在对乡村产业、环境、文化等方面的提升与发展,也体现在对村民的全面赋能。在自身资源不太充足的乡村,尤其是那些缺乏独特核心吸引力的乡村,用艺术激发乡村活力或许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
  实践表明,jinkouxiandai.com,艺术振兴乡村有四个主要推动力,即政府政策导向、艺术内部的观念性转向与实施、艺术实施者的意图与定位和逆城市化与乡愁的价值回归。它们共同为艺术振兴乡村实施路径建构不同的知识体系和执行方式。基于此,它的重点就不仅只是乡村空间场域的艺术改造和提升,还应落脚于重构“传统”“遗产”“艺术本体”“社会治理”等相关价值话语。
  刘东峰认为,艺术振兴乡村发展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它未来的发展之路存在着很多变数。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艺术介入乡村建设是乡村振兴的一个重要内容。它必将成为乡村振兴独特的发力点,在激活乡村内生动力,助力乡村社会治理,实现乡村文化振兴等方面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当下全国乡村振兴大潮发展迅猛之时,可允许不同层级的艺术振兴乡村方式的存在,也更期待一个真正充满理想与梦幻的艺术振兴乡村模式的横空出世。综合

  箬溪国际艺术村

  由徐甜甜设计的松阳兴村红糖工坊

上一篇:个性签名简短情侣签名

下一篇:尊敬的投资者您好